如果你接受市场力量和自由市场并不能完全有效调控市场这一前提,那你就认同了这样的观点,即政府(我们希望是理性的,考虑周到的政府)必须在宏观调控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即使这样做会限制企业的自由经营。不错,如果我们真正都是理性的,那么建立在供给需求基础上,而且没有摩擦的市场是再理想不过了。但是,如果我们不是理性的,那么,制定各种政策时就必须考虑到这一重要因素。

我们原来压根儿不想买的东西一旦免费了,就在难以置信地吸引人。

免费最大的问题在于,它引诱你在它和另一件商品之间挣扎。
人类本能地惧怕损失,免费的真正诱惑力是与这种惧怕心理联系在一起的。
免费引起的情绪冲动是不可战胜的。
免费就像地心引力一样,实在让我们难以抗拒。
在两种产品之间做选择时,我们常常对免费服务反应过度。

我们花在一件事上的时间,说到底,是从另一件事上转移过来的 。

市场规范一来,社会规范就被挤跑了。

市场规范不仅和劳动有关,它还与相当广泛的一系列行为有关。

因此. 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里, 一个以杜会交换为特征, 另一个以市场交换为特征. 我们对 这两个世界实行不同规范。 仅如此, 把市功规 范引入社会交换, 如同我们前面看到的, 就违反了社会规范井且伤害了杜会关系。一旦发生这样错误, 社会关系难以恢复。比如你一旦向你未来的浪漫伴侣提议切入正题,分摊你们约会所花的钱,或者直接上床,你可能就把这桩浪漫史彻底葬送了。

社会规范与市场规范发生碰撞,社会规范就会退出。
社会规范是激励员工,保持忠诚的最好办法。

我们懂得人们不会为钱去死。

长远看只有社会规范起决定性作用。

金钱,到头来,经常是最昂贵的激励方式。社会规范不仅成本较低,并且往往更有效。

我们所有人,不管有多“善良”,都会低估激情对我们行为的影响。

交换行为是否互利取决于市场上的交易者是否真正清楚双方所交换的物品价值;

在一种情绪状态中观察另一种状态是困难的。为了做出明智的决定,我们需要对可能的经历亲身体验一下,对可能的某种情绪状况有所了解。学会如何弥补这一差距对生活中的重要决定是必不可少的。(比如选学校应该到学校具体了解一下等等);

为了眼前的满足而放弃长远的目标,这就是拖沓;

即使那些认识到自己有拖沓倾向的人也不一定对自己的问题有完全的了解;

拖沓问题人皆有之,那些认识到并承认自己弱点的人能更好地利用设计好的工具帮助自己战胜它;

抵御诱惑,灌输自制意识是人类的总体目标,一再失败,少有成功则是我们很多苦难的来源之一;

为自我控制进行的斗争到处都有;

我们一次又一次无法达到长远目标。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诱惑面前一触即溃。

我们在自我控制上有困难,这种困难与及时满足与延后满足有关———这是明摆着的事实。但同时我们面临的每个问题又都有潜在的自我控制机制;

简化是天才的标准之一;

你的天花板是别人的地板;

三大非理性的怪癖:

  • 我们对拥有的东西迷恋不能自拔;
  • 我们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会失去什么,而不是会得到什么;
  • 我们经常假定别人看待交易的角度也和我们一样;

所有权的独特个性:
我们在某件事上投入的劳动越多,对它的感情越深;
我们在实际拥有所有权之前就对某物产生了拥有的感觉;

用“非拥有心态”来看待每一桩交易(特别是大笔的),把自己和感兴趣的物件拉开适当距离。有了这样的努力,我不敢说能像印度托钵(bo)僧人那样,奉行对物质世界无欲无求的信条。但至少我可以尝试像禅宗弟子那样,对世间万物,尽量待之以平常之心;

我们忘了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下功夫;

我们可能往往认识不到,无论哪种情况,保留余地的同时我们也放弃了别的东西;

一般来说,在明确的目标指引下,我们都会努力追求最大程度的满足;

一想到我们的损失我们就无法忍受;

手忙脚乱地去保持所有选择是愚人的游戏。它不仅耗尽我们的热情,也掏空我们的钱包。我们需要把有些“门”自觉的关掉。我们有种非理性的冲动,要让所有的门都开着。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局限,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应该去关。无论是大门还是小门,我们都要关掉。假如你把很多门都关上了,只剩下两扇。我想说,这样你就容易选择了,但往往并非如此。事实上,在吸引力大致相同的两种选择中做取舍是最难的。这种情形下,问题不仅在于保留选择时间的长短,还在于到头来我们要为自己的犹豫不决付出代价。

预期还可以形成成见。成见,说到底,是人们希望用来预测体验,是人们对信息进行分类的一种方式。大脑不能在每一种新环境下仅凭片段就开动,它必须建立在从前所收到过的信息基础上。由于这一原因,成见并不是从本质上就有害的。它为我们不断地理解周围复杂的环境提供了捷径。但是,因为成见给我们提供了对某一群体成员特定的预期,它也可能对我们的认识与行为有不利的影响。

对于成见的研究表明,如果我们对某一群体的人抱有成见,不仅仅我们对他们的反应不同,而且当他们认识到强加给他们的标记时,他们自己的反应也不同(用心理学上的说法,他们被这一标记所“启动”)

安慰疗法和安慰剂的作用靠的是暗示的力量,它起作用是因为人们的信任。暗示是怎样用8影响我们的呢?总的来说,有两种机制能够形成预期,使用安慰疗法和安慰剂起作用。其一是信念。第二个机制是条件反射。

熟悉未必产生轻视,但它确实产生预期。

有了适当的机会,很多平日里诚实的人也会作弊。

一旦在诱惑下作弊,作弊的程度并不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与害怕被发现有直接关联。

凡事诚实为上

我们在成长过程中把社会美德内化了。这种内化引导我们发展到超我境界。一般来说,当我们的所作所为符合社会伦理,超我就会感到愉悦,否则就会感到不快。

我们内心的诚实尺度只有在考虑重大越轨行为时才会被激活。

我们大脑的奖赏中心——伏隔核和尾状核

没有超我对诚实进行帮助与监督,我们抵御这种越轨行为的防线,就只剩下成本收益的理性分析了。

我们可以用非宗教的道德准则来提高大众的诚实水平。

腐败的现象到处可见。

如果我们没有了一切道德规范的意识,就会滑向不诚实一边。但是如果在收到诱惑的瞬间得到有关道德的提醒,我们可能保持诚实。

人们甘愿牺牲消费快感来突出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


除非特别说明,本博客所有作品均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www.emperinter.info/2019/04/08/%e6%80%aa%e8%af%9e%e8%a1%8c%e4%b8%ba%e5%ad%a6%e8%af%bb%e4%b9%a6%e7%ac%94%e8%ae%b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comment

zh-CN 简体中文
X